塔利班奪得政權 陸媒:這是今年美國最大的戰略潰敗 沒有之一

塔利班奪得政權 陸媒:這是今年美國最大的戰略潰敗 沒有之一
豪門 棄婦 的 春天

絕寵法醫王妃

塔利班奪得政權,陸媒評論:這是今年美國最大的戰略潰敗,沒有之一。圖爲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附近冒出濃煙。(圖/美聯社)

「毫無疑問,這是今年美國最大的戰略潰敗。沒有之一。」有大陸新華社背景的權威微信公衆號、大陸知名時政類自媒體「牛彈琴」發文感慨,就短短一個多星期,局勢快得讓美國人都目瞪口呆,美軍前腳剛撤,塔利班後腳就來,阿富汗局勢急轉直下,美國撤軍,最終演變成了一場大逃亡、大潰敗、大崩盤。

「牛彈琴」撰文稱,20年前,我去阿富汗工作,當時美國剛剛拿下喀布爾,雖然這是一座被打爛的城市,但是阿富汗人對新的生活,還是充滿了期待;20年後,新輪迴,而且更加糟糕。北方聯盟雖然還掌控着喀布爾,但喀布爾已是孤城,他們的地盤更小了,更加岌岌可危。

更別提,美國人打了20年的仗,付出了2000多條生命,20000多的傷員,耗資1兆多的美元,一個超級大國,卻是這樣的糟糕結果。「這不是大潰敗是什麼?甚至都不能說是今年的最大潰敗,而是這個世紀的美軍最大戰略潰敗,如果伊拉克戰爭不算的話。」

二道販子的奮鬥 小說

「牛彈琴」感慨,美國總統拜登感覺已心力交瘁。當外界批評美國撤軍是一場災難,尤其是塔利班手裡掌握着大量美軍武器,拜登爲自己辯護說:我們在阿富汗失去了數千條生命,美國人的生命……他們(阿富汗軍隊)現在應該爲自己而戰,爲他們的國家而戰。

「什麼意思?我們美國死不起人了。阿富汗人,你們自己看着辦吧。」「牛彈琴」質疑,但美國軍隊在阿富汗時,都打不贏塔利班。美國人扶持的政府軍,又豈能鬥得過塔利班?更別提,美國的半夜撤軍,讓政府軍的士氣一落千丈,他們成了被拋棄的僞軍。

最新的消息,拜登在派兵3000的基礎上,再增加1000人,重返喀布爾。不是去與塔利班作戰,而是趕緊撤離美國人以及一些阿富汗人。美國大兵腳底抹油跑得太快,現在不得不轉過身來,等一等他們的靈魂,等一等還困在喀布爾的美國人。

恐怖!男子當街「揮刀自宮」 陰莖全斷爆血亡 調查揭心酸內情

「牛彈琴」歸納原因,美國的最大戰略潰敗,說明了三點:

攻略!妖妖梦

她煩惱壓歲錢包多少⋯母下指令誰多誰少 網勸「公平」避1下場

一、美國戰略決策的失誤

這第一個要怪小布希。打完塔利班,還要打伊拉克,而且一定要搬美國那套模式,結果呢?真的是一場災難,對美國來說是災難,對阿富汗和伊拉克,更是災難。

北市殡葬处副处长涉贪声押失败 检拟抗告

其他總統就沒有責任嗎?歐巴馬時,阿富汗戰爭繼續了8年。川普時,徑直撇開阿富汗政府,直接和塔利班談判。拜登時,撤軍、撤軍、撤軍。都只顧自己腳底抹油,哪管背後洪水滔天。所以,美國軍隊跑得比美國人都快,現在,不得不轉身又去喀布爾。

四外资齐按赞 信骅重夺失去一天的股后宝座

倒是川普,開始推卸責任,痛罵拜登太無能。他最近還發聲明稱:「如果我現在還是(美國)總統,全世界都知道,美國撤軍將是一場完全不同的、更加成功的撤軍。」拜登估計要氣得發抖。都這個時候了,川普還念念不忘自己的總統夢。「唉,一個國家最大的失誤,就是戰略決策的失誤。」

二、美國的帝國軟肋

20年的戰爭下來,塔利班估計都有這種感受:帝國主義,原來真是一隻紙老虎。哪怕是最強大的帝國,確實也有最不堪的地方。更別提,阿富汗是出了名的帝國墳場。「美國人不信邪,最後,用20年的時間、2000多條的生命、1兆多的美元,證明自己確實輸得一塌糊塗。」

大陸40天春運今啟動 將迎史上最多90億人次跨區流動

很有意思的是,美國人現在也沒辦法,只能各種敦促塔利班和談。但很可惜,美國人在戰場得不到的東西,在談判桌上能輕易得到?

盖茨基金会CEO称计划在创始人离世后20年内用完全部捐赠基金

一個阿富汗、一個伊拉克,美國人都能陷入泥潭,都最終不得不倉皇撤軍,美國,真敢輕易對外發動大規模戰爭?

我們既不能低估美國,也別太高估美國了。

三、美國的道德崩潰

投研团队常胜军 复华六获债券团队奖

軍事潰敗只是一方面,更長遠的影響,是道德潰敗。帶頭大哥之所以是大哥,是因爲關鍵時候,豁得出去,護得住小弟。但美國這樣灰溜溜走了,對全世界的美國小跟班來說,這更是一次心靈上的暴擊:不管你平時跟美國跟得有多緊,不管你爲美國鞍前馬後有多賣力,大難來臨,美國人該拋棄就會拋棄。

這已經有太多的例子。當年被拋棄的南越政府,就是一個例子。還記得那張南越官員搶着上直升機的照片嗎?還有,庫爾德武裝。當年和美國人肩並肩抗擊「伊斯蘭國」,爲美國人付出了血的代價;但一轉身,美國就跟土耳其達成協議,看着土耳其剿滅這些昔日的盟友。現在,又是阿富汗。美國人悄悄地走了,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
賴皮寮延燒…黃國昌酸汐止老家違建拆完要立碑 感謝民進黨德政

阿富汗政府心頭,估計有一萬匹草原動物在奔騰。老大要走,小弟你殿後。很多小弟,最終證明,不過是炮灰而已。

現在,只留下阿富汗人,在興都庫什山的風中哭泣。